古旧青阶

沉迷橡皮章不更文。本命亮瑜不拆不逆不性转不生子不女装,圈地自萌,ky绕道。

春宵一刻值千金

之前的被删了,现在重发,无肉的

诸葛亮最近心情很是不好。刚刚和相爱相杀两年的周瑜表白了心意确定了恋人的关系。可是因为是相对阵营的军师和都督的原因,无法经常见面,这让诸葛亮好不恼火。明明好不容易在一起了,本来想做一些恋人之间的事的,结果却。
正所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狗急了也会跳墙,更何况是诸葛亮这种自从遇到周瑜就忍了好几年的人呢?
于是做事一向果断的诸葛亮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果断的从蜀国跑了出来,直奔周瑜的驻营地。
周瑜地位尊贵,所到之处的地方长官无不挖空了心思的去巴结。送来的各种珍宝,灵兽,甚至还有直接把女人送到他床上的。无可奈何下,周瑜只好下令以后驻扎地只能选在郊外。
鲁肃看着周瑜的行帐中还亮着灯,勾了勾嘴角,向周瑜的行帐走去。
轻轻撩起行帐的帘子,鲁肃用颇为惊讶的眼神看着自己面前身着蓝衣的男人。
男人一头长发随意的用一根银白色的钗子挽着,一双眼睛深不见底。相貌和气质都像是谪仙一样恬淡。
“卧龙先生。”鲁肃抱了一下拳,“先生怎会来此处?”
“呵,明知故问。公瑾呢?”诸葛亮冷哼一声,他可没有时间和鲁肃浪费时间。虽说鲁肃在草船借箭的时候帮了他,可一想到这个人和公瑾几乎天天见面就忍不住气恼。
“近日魏国猖獗,周瑜大人前去御敌。”话音未落就被揪住了衣领。
“让他去御敌!你们去干吗?”鲁肃突然想起来,这个军师可不是像看上去那么文雅。
“南方发生洪涝,百姓苦不堪言,如何离开。”鲁肃感觉那双揪着自己衣领的手松了一些,“周瑜大人留了一封信,说若先生您来了就把信给您。”
诸葛亮松开了手,“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说,信呢?”
鲁肃一脸尴尬笑,心想,你倒是给我机会说啊。
双手把信放到诸葛亮手上,诸葛亮看着那信封上熟悉的字迹,莫名有些安心。
“孔明,你若是真的来营中找我,可千万不要为难鲁肃。”
第一句话居然是提那个家伙的。鲁肃看见诸葛亮带着不满的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近日魏国猖獗,屡犯边境,南方又发生洪涝,百姓饥荒严重。内忧外患,不得不加紧处理。南方洪涝有鲁肃处理自是妥当,可是这魏国实在让人忧心忡忡,魏国野心庞大,委曲求全定是不可能的了。而今他们越发猖獗,无法只能一战。”
难怪曹操近日都没有来找刘备的麻烦,这样说来已经去了三日之久了吗?
“孔明你近日可好?无法与孔明日日相见实在可惜呀。”
终于写到我了,可我怎么完全感觉不到可惜。
“孔明,与魏国一战后估计会平息一段日子。到时候我去找你,可好?把上次没有做完的事做完也算是补偿吧。”
曹操不忍看刘备伤心,自然是不会攻打蜀国。更何况唇亡齿寒这个道理也都是懂得,这战后自然会平息一段时候。补偿吗?那可是要久点喽,把刘备送去给曹操一定能让时间久点的。 上次没有做完好像是因为鲁肃突然出现吧。
一旁安静站立的鲁肃莫名打了个寒颤。
诸葛亮小心翼翼地把信折了起来,贴在胸口上。自己为什么不是武将呢?这样就能看见公瑾在战场上的英姿了。
诸葛亮为了早点见到周瑜一路奔波,根本没有好好休息。如今也是累得不行了,躺在公瑾的塌上,视线模糊间。诸葛亮似乎看见了,尘土飞扬,俊郎的眉眼,挺拔的我身姿,身着月白色战甲的少年提剑策马而来,身后的红色战袍被风吹起。
次日,天气好的不成样子。诸葛亮看见床边靠着床架的周瑜,似乎睡着了。支起身子打量着自己许久未见的爱人。
还真是可爱。诸葛亮一面想着一面伸出手去,轻轻摸着周瑜的头发,手里的发丝轻柔细软,可头发的主人却偏偏性格强硬刚烈,只有面对少数人,才会有他温柔的一面,才会露出真心的笑容。我是那少数人中的一个,还是最特别的一个,还真是幸福啊。
“能不能不要摸头。”周瑜把诸葛亮的手从自己头上拿下。诸葛亮反手就抓住了那手抓的紧紧的。
诸葛亮无声的笑了笑,吻了吻指尖。那手的主人抖了一下,诸葛亮来了兴趣。用嘴含住了那人的一根手指,在颤抖呢。舌尖轻挑的掠过被含进嘴中的手指的每一处。
“诸葛亮,别。”周瑜把手指从诸葛亮嘴里抽了出来,顺带着扯出一道银丝。
“公瑾,说好的补偿呢?”诸葛亮笑眯眯地看着周瑜,几日不见是不是有点变黑了。
“白日不可宣淫。”周瑜看着诸葛亮的笑,知道自己今天逃不过去了,可还是想挣扎一下。
诸葛亮没有说话只是向周瑜渐渐靠去,周瑜认命的闭上了眼。
春宵一刻值千金
翻云覆雨,满屋生香。

————此时鲁肃那边————
“大人,都督一直没有现身你
要不要去看看?”将士们询问鲁肃。
“呵呵,都督征战一路辛苦,想必一定没有休息好现在可能正睡着呢。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鲁肃笑着回答。而此时内心却是……
艹艹艹艹艹,诸葛亮也在里面好吗?!鬼都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你们怎么好意思让我去。有本事自己去啊!混小子们!
想了想上次破门而入时看到的场景,鲁肃闭上了眼睛,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里?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