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青阶

沉迷橡皮章不更文。本命亮瑜不拆不逆不性转不生子不女装,圈地自萌,ky绕道。

连载‖《怀瑾握瑜》第一章

“你个扫把星,你给我滚!”父亲嘴里骂着,顺手抄起桌上的一个物件就向周瑜砸了过去,那是家里的烟灰缸,正砸在周瑜的额头上,额头随即就传来了一阵阵痛楚。周瑜放下写字的笔,一只手捂着额头起身就跑出了家门。
周瑜跑到了小区的游乐场里,里面有几个正在玩跷跷板的小孩子。那些小孩子见了周瑜都围了过了。他们都很喜欢周瑜,周瑜长得好看,性格又好,也很有耐心。更重要的是周瑜也很喜欢他们,每次都会陪他们玩。
“周瑜哥哥,周瑜哥哥。你爸爸又打你了吗?”一个小女孩抬起头问周瑜。
周瑜笑了笑,还没有回答,旁边的一个男孩就奶声奶气地替周瑜回答了,“周瑜哥哥,你是不是因为考试没有考好,所以你爸爸才打你的。我爸爸就经常因为我没有考好打我。”
“不对不对,一定不是的。周瑜哥哥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和你一样因为没有考好被打呢?”一个胖胖的小男孩说,“周瑜哥哥,你是不是因为偷吃东西了才被打的?”
“周瑜哥哥那么瘦,才不会因为这个,你比我还不靠谱。”
“为什么不能是因为这个?周瑜哥哥那么瘦,所以才要多吃嘛。”
“就是不对,大胖子,略略。”
周瑜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那些小孩子,小孩子都是善良的,单纯的。就是因为这样才更愿意和他们在一起吧。
“周瑜啊,你爸是不是又喝多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走到周瑜面前,“你爸也不是故意的,你别往心里去啊。”
“嗯,阿姨我没事。”周瑜笑了笑。父亲总是这样,醉酒之后就会完全失去分寸,自己都已经习惯了。
“周瑜,你吃饭没有?先去阿姨家里坐一会吧,阿姨做饭给你吃。”
“不了谢谢阿姨。我已经吃过了。”实际上只是吃了一块面包,还是昨天吃剩下的,“要期中考试了,我也想去图书馆复习一下。就不去打扰阿姨了。”
“这孩子说什么打不打扰的,你命苦。你父亲那样 ,你母亲又。”说到周瑜的母亲,那个妇女马上就不说话了,“周瑜,那什么阿姨什么都没有说快去图书馆复习吧,学业为重,呵呵。”
周瑜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用手碰了一下被砸到的额头,倒吸了一口凉气,还真是疼啊。
身边走过来一家三口,孩子骑在父亲脖子上,正在向母亲撒娇要礼物。还真是温馨的画面啊。
那个母亲似乎感受到了周瑜的视线,视线和周瑜的撞到一起,周瑜一时之间囧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那个母亲朝周瑜笑了一下,很温柔。
我的母亲是不是也这么温柔?周瑜对于自己的母亲了解不多,家中的长辈每次都会回避关于周瑜母亲的话题,父亲更是不会提起母亲,他连和自己好好说一次话都没有过。。他对母亲的了解只来源于已经落了灰的报纸上。
母亲是业内小有名气的一位考古学家,同时也是一位大学历史教授,很多报纸杂志上都刊登过她的论文和报道。
听家里的长辈说,自己的名字就是母亲取的,她在他出生前就想好了名字,男孩子就叫周瑜,女孩子就叫周瑾。因为她很喜欢历史,尤其是三国时期的历史。
一个生命的开始,伴随着一个生命的逝去。该喜该忧呢?
18年前,周瑜的母亲难产,当时周瑜的父亲坚持保大,可他的母亲虚弱的说了两个字:“保小……”。于是周瑜就来到了这个世上,而他的母亲却永远的离开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周瑜从来没有恨过他的父亲,是自己让父亲失去了挚爱的人,是自己让原本滴酒不沾的父亲变成现在这样嗜酒如命的。自己怎么可能会去恨父亲?
自己,是多余的啊!
周瑜的小区离图书馆并不是太远,周瑜很注重自己的学业所以经常往图书馆跑,再加上每次父亲喝醉了耍酒疯的时候,家里就待不下去了,那个时候他都会来这里,这里也算是他的第二个家吧。
图书馆分成了四层,一层是儿童读物和一下现下流行的杂志,小说。二层是一些文学大家的著作和一些教科书。三层是复习资料的专属地,设有桌椅方便学生。而四层则算是仓库了,囤放了很多的书籍。
周瑜经常去的就是第三层了,那里一直很安静,就算是期中期末也打扰不了的安静,只不过是多些人而已。
周瑜走上三层,熟门熟路的走向了一个角落。角落里放着一张桌子,一个人闭着眼撑着头,似乎睡着了。
“岚汐哥,起来了。”周瑜轻轻地敲了几下桌子。
“woc!谁打扰老子睡觉?妈卖批”岚汐一睁眼就骂骂咧咧的,视线看到周瑜的时候,硬生生地把到嘴边的“妈卖批”给咽了回去。
“才没有睡着,只是无聊休息一下而已。”岚汐尴尬的笑了一下,感觉从自己的额头上落下了两根黑线。(-_-||)
“岚汐哥,昨天晚上是不是又熬夜打游戏了?老是熬夜对身体可不好,你老是打王者x耀也是不行的啊。”
“周瑜,好巧啊。你又来图书馆复习啊!”岚汐看周瑜开启了家长模式,连忙转移了话题。别看周瑜平时安安静静沉默寡言的样子,一旦唠叨起来能说上好几个小时。
“嗯,要期中考试了。岚汐哥你是图书管理员,我每次来不是都可以遇到你嘛,说什么巧不巧的”周瑜笑着回答,“岚汐哥图书馆还是只有你一个图书管理员啊。忙的过来吗?”
“忙是不忙就是每天都要无聊死了。”岚汐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奈的表情,“其实现在有一个人和我一起工作的,不过那个人每次和我碰面之后就一直呆在四楼楼没有下来了。”
“周瑜你去一下四楼吧,哪里有一些刚刚到货还没有上编号的复习资料你可以去看看。”岚汐指了指周瑜额头上被砸的地方,“随便去把自己受伤的地方上上药, 四楼有急救箱 。”
“我还以为你没有注意到。”周瑜摸了摸额头。
“很明显好吗?都肿起来了。”其实主要是因为周瑜很白,被砸的地方红了一眼就看出来了。
“对了对了!告诉你一件大事哦。”岚汐一脸兴奋地拍了拍桌子,“那个刚刚来的新人哦,名字和你的名字有渊源哦。”
看着岚汐的样子,周瑜有些哭笑不得。明明是一个成年人了却还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或许是自己太老成了吗?
“难道说那个人叫周公瑾,或者叫诸葛亮?”
“哎哎哎,都不是,但是差不多。他叫孔明,是不是很有渊源。说不定你们几百年前就认识哦。”岚汐笑的有些暧昧之意,或许可以理解为猥琐。
“孔明,孔明。”周瑜反复念了几遍这个名字。
眼前似乎有个看不清面容穿着白衣拿着羽扇的男人轻道,
“在下蜀军军师诸葛亮,字孔明。”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