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青阶

沉迷橡皮章不更文。本命亮瑜不拆不逆不性转不生子不女装,圈地自萌,ky绕道。

《第三拜》修改版(甜)

《第三拜》
周瑜盯着诸葛亮的脸,他不知道要怎么和诸葛亮说那件事,明明之前和其他人说
那件事的时候都没有这样。莫非,是怕伤了那人的心?开什么玩笑
周瑜摇了摇头
“公瑾,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吗?”诸葛亮看着周瑜一脸的关切。诸葛亮和周瑜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竹马,从小到大的相处让彼此很有默契。
“嗯……孔明……我有件事想告诉你。我身为周家唯一的子嗣,家父为我安排了一门亲事。”周瑜忐忑不安地低着头不敢去看诸葛亮的表情。
诸葛亮听到这番话,惊讶的半天都说不出话。辛亏自己手中没有拿着物件,不然一定会落到地上的。那时候自己的情绪波动可就是无法解释了。
他可是诸葛亮啊,纵然心里万般不是滋味可是却还是对着周瑜露出了微笑,并且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自然些。
“早该如此了,你也到已经老大不小了。”诸葛亮的声音平静而又有些微微颤抖,“不知是哪家的姑娘那么幸运?婚期又是何时啊?”
"庐江乔公的幼女小乔。婚期……婚期就在明天。
”周瑜吞吞吐吐的开口。
“乔公的两个女儿都是国色天香,倒是配的上你。而且乔公的大女儿大乔早些时日嫁于你的表兄孙策,如今小乔又要嫁于你到算是亲上加亲。”诸葛亮拿起桌上的一杯茶小抿了一口。
“公瑾你想要什么贺礼吗?”诸葛亮放下手中的杯子,他感觉自己的手都在发抖。
“没有,你我之间不需要那么客套。”周瑜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抬起头也给了诸葛亮一个微笑。
“你我之间自然是不需要那番客套,可是对于你未来的妻子我务必要备上一份大礼。”
诸葛亮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周瑜,“公瑾我先行一步了,明日我一定备上一份大礼。”
周瑜看着拂袖离开的诸葛亮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大概是因为诸葛亮的态度有些奇怪才让自己有这种感觉的吧。
双眼微睁,视线所及的窗沿角落零零散进一丝微光。视线不经意扫过桌面看到桌面上的用红绸缎扎着漂亮的结的盒子。
诸葛亮抬起手,看着倾泻于指缝的那一丝微光,恍然若失,原来昨天那不是梦啊,还真是让人落寞啊,
今天便真是周瑜的大喜之日啊。
婚礼上诸葛亮在他们拜堂的时候离开了大厅,宾客都注意着那对新人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诸葛亮的离开。诸葛亮
一个人走到了一个能听见大厅声音而又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
一拜天地,诸葛亮跟着拜
二拜高堂,诸葛亮依然跟着拜
夫妻对拜,诸葛亮跟着拜
即使他的对面没有那个人
送入洞房,小乔被人搀扶着离开了大厅。诸葛亮回到了大厅一副
诸葛亮向周瑜比了个手势,示意周瑜跟自己来。彼时周瑜被几个上了年纪的长者围住,诸葛亮的手势算是救了周瑜的命。
“我的天啊,真是太可怕了。”周瑜用手抚着胸口一副受惊的样子,“他们居然问我有没有想纳妾的想法,说自己家的女儿或者什么的正值年华。今天可是我的大婚之日啊。”
诸葛亮无所谓的笑了笑,拉过周瑜的一只手把自己小心藏起来的贺礼放到了周瑜的手上。
诸葛亮送上了一块玉佩,那是自己以前亲手做的本来想送给周瑜做今年的生日礼物,没想到这婚礼比生日要早啊。
“周瑜,我想和你说几句话。”诸葛亮看着周瑜,周瑜也看着诸葛亮。
“周瑜,我喜欢你不是兄弟之间的喜欢。是夫妻之间的那种喜欢。”周瑜意料之外的没有生气,只是平静的看着诸葛亮。
“孔明,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公瑾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听它在为你跳动。”诸葛亮把周瑜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心口处。
周瑜感受着从手掌下传出来的温度和跳动,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如果诸葛亮早点说这些话他说不定还有和他在一起的可能,可是如今不行了,如今他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夫君了。若自己真的和诸葛亮在一起了,那么自己就算是毁了小乔,他不能毁了小乔的一辈子。
“孔明,今天是我的大婚之日。如今我已经为人夫了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我要对小乔负责,更何况我们都是男人。”周瑜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唇就感觉到了湿润,诸葛亮亲了他。
诸葛亮舔着周瑜的嘴唇,用舌头描绘着周瑜的唇形。良久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几乎是分开的同时诸葛亮结结实实的挨了周瑜一拳。周瑜习武这一拳下去更是用了十分的力气,诸葛亮感到咽喉处有腥甜的感觉。
“诸葛亮,我已娶妻。父亲将府中之事都交给了我。所以以后我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出来同你见面了。”
这算是什么意思,要断绝来往吗?
诸葛亮借着做生意的理由,离开了几个月再回来时就听到了一个让他整个人都精神了的消息。
小乔怀孕了,得知这个消息的诸葛亮差点捏碎了一个茶杯。匆匆赶到了周府远远的就看到了周瑜和小乔。
周瑜小心的扶着小乔坐下,把耳朵贴在小乔的肚子上好像是要听听孩子的声音。小乔看着周瑜的脸表情温柔。
诸葛亮看着他们两个人没有做任何动作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们。小乔是他的妻子他们都已经结婚,对呀他早就已经成为别人丈夫了,如今也要成为孩子的父亲了,自己也许该放下了吧。
诸葛亮向自己的父亲表明了自己如今有娶妻之意,近八个月以来诸葛亮的父亲为诸葛亮精挑细选了很多女人,可是诸葛亮都没有看上眼的。诸葛亮的父亲无奈的对儿子摇了摇头:“亮儿你到底是眼光太高呢还是心里早就有人了呢?”
诸葛亮狠了狠心,点了一名女子——黄月英。黄月英长的并不是很漂亮可是那双眼睛却是充满了自信和睿智,像极了周瑜。
诸葛亮和黄月英成亲那日周瑜没有来,只是派人送来了贺礼。
“今日也是小乔临盆之日周都督不来也是正常的,夫君你莫要生气。”黄月英看着诸葛亮阴沉的脸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我没有生气,他没有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他就要初为人父了。”诸葛亮笑着握住了黄月英的手,和她一起走向大厅。
喜袍下骨节分明的手指紧握着手里的刚刚周瑜派人送来的礼物。真正让自己生气就是者份贺礼,那是诸葛亮在周瑜大婚那日送给周瑜的玉佩。周瑜自从结婚以来一直在和自己保持着距离,如今他又把自己送出去的东西送回来算是个什么意思,是想和自己彻底划清界限吗?
做梦吧。
“你怎么在这?”周瑜惊讶地看着立在他书房里的诸葛亮,“不是应该在洞房花烛吗?跑这儿来做什么?”
诸葛亮笑了笑拿出了那枚出现在两场婚礼上的玉佩递给周瑜:“我想公瑾是不是不小心送错贺礼了。”
周瑜没有接过那枚玉佩,他看着诸葛亮摇了摇头:“诸葛亮这玉佩我那天就不应该收下的,你我之间不需要这样。如今也只是物归原主罢了,贺礼我改日登门拜访再补上。”
“公瑾我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拿回来的道理。”诸葛亮把玉佩强塞到周瑜手里。
周瑜看着手里的玉佩,一时间气上心头把玉佩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诸葛亮你能不能不要再烦着我了,求你的。你和我都已经成家立业了更何况我们都是男子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如果你实在喜欢男的就去找别人啊,以你的身份和容貌一定会有很多人愿意的。”
诸葛亮看着地上摔碎了的玉佩只是笑了笑:“公瑾你刚刚问我来做什么的吧,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我当然是来洞房花烛了。”
还没等周瑜反应过来诸葛亮就点了周瑜的穴道,周瑜直挺挺的倒在了诸葛亮的怀里。
诸葛亮沉默着把周瑜抱到了书房屏风后面的床榻上,无视周瑜惊恐的目光低头吻住了周瑜的嘴唇。
得不到你的心就要你的人好了,周瑜原谅我的自私,就这一次。
周瑜听说黄月英怀孕了
周瑜听说诸葛亮的孩子叫诸葛瑜,字念追
周瑜听说诸葛亮一家人集体迁离了这座城
周瑜听说诸葛亮染了风寒
周瑜收到了诸葛亮葬礼的邀请……
周瑜在诸葛亮的葬礼上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向诸葛亮的棺材鞠了一躬就离开了。
周瑜坐在自己的书房里,打开了自己手边的盒子,看着盒子里七拼八凑的玉佩,周瑜沉默了。那天诸葛亮走后周瑜把玉佩的残骸捡起来一块块的拼起来,只是玉佩上还是有着一条条的裂缝像极了诸葛亮的心。
周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对诸葛亮是一种什么态度,喜欢或者不喜欢?
会考虑他的感觉,会默默的看着他,发呆的时候会想他在做什么,他不在自己的视线里就会四处寻找他,听到他的名字就格外在意,会不自觉的打听他的消息……
自己嘴硬不肯说出来的情愫, 大概是喜欢吧……
可是就算说出来也没有用吧,周瑜眼前似乎出现了自己父亲愤怒的脸,自己当时和父亲说自己喜欢诸葛亮的时候父亲可是很生气啊,甚至都把刀架到啦自己的脖子上。
自己和他都是家里的独生子怎么能因为自己而断送了整个家族,而且这种畸形的喜欢只好给自己和家族带了麻烦吧。所以有时候还是远远看着就好了,默默喜欢着就好了……
周瑜想着自己大婚之日看见的一幕,突然笑了
“孔明,这夫妻对拜我可是拜了啊,礼成了。”
三年后,周瑜因旧伤复发不久病逝。
周瑜走到孟婆桥,孟婆笑吟吟地递给了他一碗汤。
“阿婆,那是什么桥?”周瑜没有着急去喝那汤,而是指着那不远处的一座桥询问着孟婆。
“相公不知那是什么桥?这可是真正有趣。这桥乃是奈何桥,过了这桥就可转世,喝了这汤就可遗忘前世。”
“阿婆,这汤真的能让人遗忘前世的一切吗?”那么自己和那个人是真的彻底结束了吧,不对明明从来没有开始过。
“是,也不是。这汤固然能让你忘记前世,不过有些东西如果执念太深哪怕是老身的汤也是没有什么用的。”孟婆指了指在两个人说话间登上奈何桥的人说,“那个人就是执念太深了,一直没有离开。”
周瑜看着那个人,愣了愣。虽然只是个背影但是真的很像,也许只是很像吧,应该不是那个人。
“都三年了还没有放下执念离开,听说是一个很厉害的商人,好像是叫诸葛亮”
桥上的人回头视线不偏不倚地和周瑜的视线撞到了一起。
“又见面了啊,公瑾。”诸葛亮走到了周瑜的旁边。
“……”
“那么久不见公瑾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我可是有很多话要和你说。”
“……”
“公瑾我在这里等了你三年。”诸葛亮看着毫无反应的周瑜,心累了。
“诸葛,那玉佩我修好。当然还是有些缝隙,但是我希望能够慢慢的补偿。”“啊啊,还真是个好消息。”
诸葛亮拉住了周瑜的手:“走吧,去我们两个人的家。”
那玉佩见证了让两个人分别的两场婚礼。如今还有两个人共同的婚礼。
我与你青梅竹马,以后还会与你白头偕老。我想这世间结局,最好不过如此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