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青阶

沉迷橡皮章不更文。本命亮瑜不拆不逆不性转不生子不女装,圈地自萌,ky绕道。

梦中的婚礼

随着钢琴曲《梦中的婚礼》的缓缓响起,身穿洁白婚纱的孙尚香挽着孙策,慢慢的经过一道道的花拱门。她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她即将嫁给自己相恋了四年的刘备了。
以后他们每天早上起床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都会是对方。他们会一起生活,一起吃饭,一起在小公园里散步。一起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孙尚香走到了牧师的面前,温柔地看着在牧师身边的刘备,刘备也同样温柔的看着她。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 you(你愿意吗)?”
"我愿意!"刘备毫不迟疑的回答。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 you(你愿意吗)?"
"我愿意!"泪水从孙尚香眼中流出。
这个一向强悍的女人在自己的婚礼上哭了出来。
礼堂里有不少女性都抹着湿润的眼角。自己喜欢的人即将成为自己爱人这样的事,有谁会不哭呢?
“亲一个!亲一个!”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喊了起来。
刘备在孙尚香的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一阵阵笑声在礼堂里响起。
“大哥,别怂啊!亲嘴唇啊!”张飞大声喊到。台上的刘备和孙尚香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啧,张飞你就不能安静点。”诸葛亮撇了一眼张飞,满脸的烦躁。
“诸葛亮,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大哥结个婚我还不能祝福一下了?”张飞从椅子上站起来满脸怒气的看着诸葛亮。
“好了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不至于。”关羽慌忙站起来抓住了张飞的一条胳膊,把张飞拽回到座位上。
“今天是大哥的婚礼,张飞你就不要惹事了。”关羽对张飞使了个眼神。
张飞不满地哼了一声。
关羽长舒了一口气,虽然是张飞个大老粗但是还是知道些分寸的。
关羽示意那些这边看过来的人这里已经没有事了。同时关羽看了一眼诸葛亮。诸葛亮今天也太反常了吧,他一向都不会这样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诸葛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可是自己的上司也是最好的朋友的婚礼。可是听着周边人的笑声他的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怎么了?发什么呆。”周瑜对诸葛亮挑了一下眉毛。自己都在他面前站了二三分钟了,这个家伙准备无视他多久。
“没有什么。”诸葛亮笑着抓住了周瑜的手,“怎么才来呢?公司很忙吗?居然忙到连自己老板妹妹的婚礼都不来了。”
“切,我这不是不知道穿什么好吗。谁知道你们开始的那么早,不过刚刚好赶上了饭点也是很不错了。”周瑜坐到诸葛亮旁边,用手揉了揉肚子,“吃的好饱。狮子头好好吃,诸葛亮你回去做过给我吃吧。”
“好啊。”诸葛亮看着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脸满足样的周瑜,不由地笑了出来。周瑜就像一只猫咪一样,表面上高傲的不行,实际上是一个有点萌的人。时不时就会做出一些特别可爱的动作出来。
“其实你穿什么都好看,毕竟我家周瑜长的那么好看。对不对?”没有等周瑜回复,诸葛亮就抬手扣住周瑜的后脑勺,将之压的更靠近自己的脸庞,随后堵住了周瑜的唇。待只剩下浓重的喘息时,诸葛亮嘴角的笑意让周瑜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还好人都走完了,不然看你要怎么解释刚刚的那一幕。”周瑜气鼓鼓的看着诸葛亮。
“还有我们的关系对吗?”诸葛亮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忧伤。明明他们也是恋人,明明他们在一起七年了,比刘备他们更久。
诸葛亮的话让周瑜皱起了眉,不知道说什么好。
“周瑜我带你去个地方好不好?”诸葛亮拉起周瑜冲了出去。
周瑜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笑了。周瑜看见了礼堂,白色的礼堂是那么的神圣。
诸葛亮突然停了下来,周瑜一个猝不及防地撞到了诸葛亮的背上。周瑜有些生气了,停下来的时候就不能事先说一下吗?
“还好没有被收走。”
“什么没有被收走啊。我可是撞到了就不会先安慰一下我吗?很痛哎。”周瑜捂着自己的鼻子,没好气的说。
诸葛亮松开了周瑜的手,回头看着周瑜。两个人四目相对,两个人眼中的情感并不激烈,可是却像是流窜的火焰,被对方汲取,然后沉淀在心中的某个地方。
诸葛亮在周瑜的诧异的眼神下单腿屈膝在地,他的拉起周瑜的手放在嘴边吻了一下,抬头果不其然看见了周瑜红了的耳根。
“诸葛亮你做什么?你快起来。”周瑜企图把手抽回来,但是诸葛亮握的太紧了。
“周瑜,我们认识已经十年了,交往也已经七年之久了。我认为我们的关系是时候该有些变化了。”诸葛亮向周瑜伸出了另一只手。
“我将珍惜我们的爱情,我会忠诚的爱着你,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
我们都是男人,我知道这样的爱情在世上眼中是不被接受的。
“无论未来是好的还是坏的,是艰难的还是安乐的,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
可是我还是爱着你。当我看见穿着婚纱的孙尚香笑的那么开心时,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不能有一个婚礼。
“无论准备迎接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会一直守护在这里。我会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
周瑜,我是那么爱你。就像你那么爱着我一样。
所以,
“亲爱的周瑜先生,你是否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在这里成为我的终身伴侣吗?”
周瑜的泪落了下来,他也不想哭的。可是为什么泪止不住?
是啊,他们在一起七年了,他们是那么的相爱。比爱自己还要多的去爱着对方,他们的爱不比那些人少。可是,可是因为他们都是男人。所以即使他们是恋人也不能别人面前亲吻,拥抱,甚至是拉手。
他从来不是那种会过分注意外表的人,可是这一次他在镜子前换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他有些慌了,怕了。他也不知道在慌什么,怕什么。
婚礼,他这辈子可能都没有婚礼了吧。
不可能有的吧,从自己发现自己喜欢男人开始就不可能有了吧。
明明自己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可是现在,诸葛亮你让我怎么办?
“我愿意”周瑜的泪流的更厉害了。
诸葛亮我恐惧着婚礼,恐惧着结婚。可是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我大概可以试试吧。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