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青阶

沉迷橡皮章不更文。本命亮瑜不拆不逆不性转不生子不女装,圈地自萌,ky绕道。

亮瑜!

烂尾……没有主题就是想看他们秀恩爱,为了秀恩爱而秀的恩爱。还有四个月喜欢亮瑜就满四年了,有点激动。从2017年8月开始写他们,我不太知道应该说什么,总之他们真的很好,我真的很爱他们。


(1)

诸葛亮倚在游乐园的铁门上看着周瑜气喘吁吁地向自己跑过来。诸葛亮半眯起双眼,一直抿着的嘴唇此时绽开了一个笑。

周瑜跑到诸葛亮面前,弯着腰把头抵在诸葛亮的肚子上,双肩大幅度的起伏着。几次想张开说些什么,都只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喘气声。

“周瑜老师,你迟到了哦。一向守时的周瑜老师竟然迟到了,真是让人不敢相信。让我猜猜是被小乔老师缠的太紧了吗?”诸葛亮把手放在周瑜的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替周瑜顺着气,虽然嘴上不肯放过周瑜,不过眼神却温柔的能溺死人。

周瑜一路狂奔而来,本就轻薄的白衬衣此时因为汗水乖巧的贴在他的身上,有几处可以清楚的看见衬衣下的肌肤。

诸葛亮感觉手心有些发烫,手指在周瑜蝴蝶骨轻轻打了一个旋,手指向下划去。

“差不多就可以了。”周瑜直起身子,诸葛亮的手指随着周瑜直起身子的动作从周瑜的身上划过,最终停留在周瑜的锁骨上。

“出了很多汗哦。”诸葛亮依依不舍地收回停留的手指,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灰格子手帕递给周瑜。

“你还真是喜欢用手帕,明明纸巾更方便吧。”周瑜仰起头把手帕盖到了自己的脸上,手帕随着周瑜的呼吸微微起伏,“一股薄荷味。”

“这可是为了你我才特地喷的薄荷味,好不好闻?”诸葛亮扯过周瑜的手,十指相握。

“真是难闻。”周瑜冷哼了一下。

“明明都已经是一个快三十的大叔了,还要像那些年轻人一样穿白衬衣。这是想要去哪里勾引年轻小姑娘啊?”

“我能去哪里勾引年轻小姑娘,勾引年轻小伙子我倒是挺愿意的,不过这种情况也没有人上钩吧。”周瑜把两个人相握的手拽到胸前。

“是不是啊,我的得意门生。”诸葛亮看着周瑜的笑脸不由的晃了神。

第一次见到周瑜是什么时候来着?

好像是自己刚刚入学的时候吧,当时自己还把他当成了学生,仔细想想那个时候的周瑜也是穿着白衬衣。


(2)

“周瑜老师,可以麻烦您帮忙迎接一下接下来的新学生吗?”周瑜看着面前双手合十不停地拜托的女学生,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不过这学期你可要在我的课上积极发言哦。”

“好的,没有问题。一定积极发言谢谢老师!谢谢!谢谢!”那个女学生忙不迭地连声答应着。

周瑜看着那个女学生牵着旁边站立的一个男学生拔腿就跑的身影有些感慨。

现在的学生啊,还真是开放。说到底是自己有点封建了吧,毕竟他们都是大学生了。虽然自己努力的保养让自己从外貌上看起来和他们差不多,但是已经算是一个大叔了。就算再怎么保养已经逐渐不支的体力也是掩饰不了的,年轻真好啊。

头向后仰,手里无聊的转动着圆珠笔。

身旁的各院迎新处都排起了长龙,唯独周瑜这里没有多少人。毕竟没有多少人想和死人打上四年或者更久的招呼吧。

是的,周瑜是殡仪院系的教授。同时也是殡仪院系的招牌。

殡仪系的人都是带着好奇心才选择的这个院系,之后就是哭天喊地,挤破头的想从殡仪系离开。所留下来的人中大部分都是因为周瑜留下来的。

毕竟一个事业有成,长相出众,待人温柔,并且是单身的教授很难得吧。

虽然没有人不过还是有很多的视线落到周瑜的身上。

周瑜抬头向左侧笑了一下,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左脸比较好看。果然不出意外的听到有女生发出惊呼。

人啊,还真是……让人说什么话呢。

“小子这是殡仪系报名处吗?”有人敲了一下桌子,周瑜看向那个人。

单肩背着包,一脸傲气。怎么让人莫名不爽呢?

“是的。”周瑜笑了笑,指了指立在一旁地上的殡仪系的立牌,“你是不是瞎,我建议同学你去医学院看看眼睛。”

除了这张脸以外,周瑜的这张嘴也是很有名的……有名的损。

那个人拽过桌子上的入院表格,从口袋里拿出笔,从容的写了起来理都没有理周瑜。

周瑜看着那个人的动作有些不太开心,毕竟这样感觉是自己在故意找麻烦。

“你的姓氏很独特哦。”周瑜看着那个人在表格写的名字,诸葛亮。

“被你这种人夸还真是让人开心不起来。”诸葛亮把表格向周瑜那边一推。

“你!”周瑜拍桌而起,他算是一个比较淡定的人。可是面对诸葛亮这个人,他完全淡定不起来。

“喂,我说这位同学。”诸葛亮突然凑近周瑜,以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道,“你是不是gay啊。”

本应是疑问句的句子偏偏让他说的像个肯定句。

周瑜记住你是个有素质的老师,你是个成年人了,你不能向你的学生发脾气。你要记住……滚一边去吧!

“你才是gay,你全家都是gay!”周瑜的理智还是有些残存的。

“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你这反应很让人怀疑哦。”诸葛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不过你还真是说对了一件事。I'm a gay。”

周瑜愣住了,他只是一时气话没想到居然说中了。

“同学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我玩玩,我随时奉陪。不过我可是非1不可的人。”诸葛亮向周瑜眨了一下眼睛,周瑜感觉头皮都有些发麻。

“我可不是什么同学,我可是一位老师。”周瑜看到诸葛亮脸上的表情有一时间的僵硬。

“老师?现在的老师都喜欢穿成这样来勾引年轻小姑娘吗。如果你想要反驳我的话最好还是把领口扣子扣好。”诸葛亮拉了一下周瑜的衣领口子。周瑜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领口的扣子开了两颗,整个颈脖露在外面。

诸葛亮后退了一步,举起双手对周瑜笑了一下。周瑜看着诸葛亮手指上明显的墨水痕迹有些绝望。

“真是不好意思了,一个不小心就把墨水弄到了您身上。您一定不会在意吧,老师。”周瑜感觉最后的老师带着明显的戏挑。而且身为一个严重洁癖的人,周瑜表示自己非常在意领子上的墨水。

算了,反正是自己的学生,跑不了的慢慢来吧。周瑜看着诸葛亮远去的背影笑了。

诸葛同学,我们来日方长。

(3)

后来呢?后来的事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自己不但没有捉弄到诸葛亮反而还把自己赔了进去。他和诸葛亮开始了交往,对是交往。随后快速的发生了关系。

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周瑜也是穿着一件白衬衣,同一件白衬衣。

“诸葛亮,你给我慢着点。”周瑜被压在墙上,诸葛亮吻着周瑜的脖子。那算吻吗?更贴切一点是咬,想要把周瑜生吞入腹。

“诸葛亮你平时的淡定都上哪里去了。”周瑜看着诸葛亮的眼睛,他看见诸葛亮的眼睛有些阴暗。动情了呀,明明平时对着一堆小姑娘都没有什么反应的人,怎么偏偏对自己一个男人动情了。

“你现在这样子就像一条发情的公狗一样。”周瑜半顺从的让诸葛亮解开了自己衬衣的扣子。

“我要是公狗那么老师你算是什么,发情的母狗吗?”诸葛亮解开周瑜的皮带,手指探了进去。嘴唇轻触着周瑜的锁骨。

周瑜扁了扁嘴,伸手去拽诸葛亮的衣服。

“老师,舒服吗?老师,周瑜老师,感觉如何嗯?”

这家伙故意的吧!一声声老师回响在周瑜耳边让周瑜心生了一丝负罪感。他在和比自己小了十几岁的自己最得意的同性学生做爱,而且他还是下面的那个(这是重点)。

“嗯,你这家伙……你这家伙慢点啊。我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了你这样的折腾。”不服老都不行了啊,他都有些受不了了可诸葛亮还是很有精神的样子。

周瑜紧紧环住诸葛亮的脖子,以防自己掉下去。明明床就在几步之外,这家伙还真是变态。

“老吗?周瑜老师可千万别这么说,您可以一点都不老。全校最受欢迎老师排行榜和最想一夜情排行榜上您可都是身居榜首。不知道他们要是知道您现在在我怀里该多伤心啊。”

周瑜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你们可真是无聊。

诸葛亮读懂了他的意思,笑了一下。

“老师不也是很无聊吗?您今天穿的衬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件吧,墨水果然没有洗掉。我还一直好奇怎么这几年一直没有看见您穿,原来是想留到特殊的日子穿啊。”

“做就做,话真多。我只是随手拿的衣服,巧了而已。还有用力点,不行就换我来混蛋。”周瑜有些庆幸自己的脸在之前就已经红透了。

“被小看了,这可不行啊。不过夜还长着呢,周瑜老师不要那么着急呀。”

周瑜老师,我们来日(重音)方长。

(4)

“啧,你这表情看着真让人感觉恶心,一定又在想什么下流的东西了。”周瑜挑了一下眉毛。

“没有。”诸葛亮拉着周瑜走进游乐园。

鬼屋入口处

“诸葛亮来鬼屋做什么?”周瑜有些郁闷,本以为会是什么浪漫的地方结果却是鬼屋。

诸葛亮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将周瑜拽进了鬼屋。

“啊啊啊啊!!好可怕!!”

“救命啊!不要过来,走开啊!”

“不要怕有我在呢。”

周瑜听着同行人的叫声有些无语了,最后那个汉子你自己也害怕吧腿一直在抖。

“这里气氛很好,很像殡仪系。”诸葛亮突然开口。

“不要随便给殡仪系抹黑。”周瑜掐了一下诸葛亮,知不知道现在殡仪系招学生很难的。

“嗯……我是周瑜老师的初恋吧?”

“嗯。”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的确是这样的。

“那就怪不得了,如果我不出现你可能单身一辈子。”

周瑜突然犹豫着要不要和诸葛亮分手。

“我还以为周瑜老师会被吓到然后扑进我怀里呢。”周瑜看着诸葛亮一本正经地说着这样的话有些无语。

“鬼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先不说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主义者了,而且要是真的有鬼的话我们殡仪系和医学系不就早完了。”

“笨蛋吧你。”诸葛亮猛的把周瑜拉进了怀里。

诸葛亮的心跳的很快,周瑜的心跳的更快。

虽然平时两个人也会有些亲密的动作,但都是私底下的。现在周瑜感觉自己身上集中了好几道视线,莫名心里有点爽是怎么回事?

“周瑜啊,我爱你。”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的。”

诸葛亮摸了摸周瑜的头发,“在爱情面前,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物种不是鸿沟,性别不是障碍。”

“出自《这个杀手不太冷》?”诸葛亮看不太清楚周瑜的表情,但是可以感觉出来他在笑。

(5)

“诸葛亮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为什么?”

“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不是,只是感觉很贪心。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与恋人亲吻,就会永远一直走下去。”

“嗯,一直是多久。一辈子?”

“那我原谅你的贪心,我可是比你更贪心。”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