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青阶

沉迷橡皮章不更文。本命亮瑜不拆不逆不性转不生子不女装,圈地自萌,ky绕道。

《七年之痒》(亮瑜)上

  夜幕早已取代了白昼,月亮也早已取代太阳。月亮在天空中照耀着,大地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就像是月宫中仙子的衣袖遮挡在眼前,看不真切却又被受蛊惑。
  女主播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回响在客厅,周瑜双手捧着一杯热开水站在阳台的落地窗前。
  他喜欢落地窗,喜欢站在落地窗前那种视野开阔的感觉,喜欢太阳直射进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也喜欢看着远处近处点亮的灯光是的那种感觉。
  水雾升腾起笼罩着模糊了周瑜的视线,也模糊了他的面孔。轻轻吹了一口气,杯中泛起了褶皱,雾气也向四周散去。
  一个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周瑜的视线之中,周瑜的眼中多了一份温柔。转过头看了看客厅墙上的钟表,撇了撇嘴。
  转身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心里默默数着数字。一秒,两秒……在数到第六百秒的时候,门被人打开。
  “我回来了。”诸葛亮将钥匙放在鞋架上,双脚脚后跟搓着把皮鞋褪掉。这皮鞋穿的人脚疼。
  “哟,我们亮总今天回来的可早啊,还没有到十二点呢?怎么就回来了呢?”周瑜放下手中的水,已经凉的差不多了。
  诸葛亮心中正是烦闷,听到这种讽刺的语气心中更是起了一阵怒火。但是毕竟在一起快七年了,伴侣的脾气还是摸得清的。
  “这不是公司应酬太多了吗?”诸葛亮压下了心里的烦闷与怒火,走到客厅拿起周瑜刚刚放下的杯子,毫不介意  的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
  “公司那么多人,还用得着你亲自去?”
  “没办法,我也是个打工的,而且最近公司人事估计要变动。”诸葛亮放下手中的杯子,水温入口刚刚好。诸葛亮心中的怒火被这水给浇灭了,心中的烦闷有了些许的消散。
  心里抱怨了一阵,最终周瑜还是站起身来示意诸葛亮把手伸平。周瑜替诸葛亮把身上的西服外套脱下来,诸葛亮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好似在享受。
  周瑜把诸葛亮的西服外套小心的放到了沙发上,这一件是诸葛亮最喜欢最常穿的一件了,这是周瑜在诸葛亮刚刚找到工作的时候买给诸葛亮的。
  周瑜向诸葛亮的领带伸出了手,两个人离的很近,不过寸尺的距离。于是周瑜清楚的闻到了诸葛亮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周瑜是没有喷香水的习惯的。而且这香水味,女式香水。
  周瑜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眼睛看向了诸葛亮的左肩上。
  一根长长乌黑的头发丝正贴在诸葛亮的洁白的衬衣上。白中有黑,分外扎眼。
  “怎么了?”感觉到周瑜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诸葛亮疑惑地睁开眼睛看着周瑜。
  “呵呵。”周瑜冷笑着捻起了诸葛亮衬衣上的那根长发,“我说亮总怎么最近总是晚归呢,原来是陪佳人去了。”
  诸葛亮看着周瑜脸上讽刺的笑刚刚心里灭了的火又窜了出了,但是考虑到对方还是压着火没有发,“没有,只是应酬而已。”诸葛亮讪笑着,想从周瑜手中拿回那根头发。
  周瑜挥开了诸葛亮的手,一脸讥笑。
“这应酬都应酬到床上了吧,亮总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够了周瑜!适可而止!”诸葛亮心中的怒火终于是再也压不下去了。
  “适可而止?哈,所以说你承认自己出轨了。”
  “我们都没有结婚,谈什么出轨。”诸葛亮冷冷地回了一句。
  周瑜当场愣住了,“诸葛亮你什么意思?”
  “那要看你是什么意思吧,周瑜。看看现在的你吧,你变了变了太多。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完了。我最近手头事情多,我去睡书房。”诸葛亮大步走进书房,一声响亮的关门声让周瑜浑身一抖。
  周瑜看着那紧闭着的书房门有些愣住了,我变了吗?
  周瑜沉默地蹲下,双手抱住膝盖将头埋在两膝之间。
  呵,诸葛亮啊,我们中间变的那个人真的是我吗?
 
  太阳悄然升起,阳光透过明亮的落地窗照射到周瑜的身上。暖洋洋的感觉让周瑜回了神,把头从两膝间拯救出来。光滑的地板将阳光反射进周瑜的眼睛里,有些刺痛感。眼眶有些湿润了,将眼睛微微眯起。自己居然在客厅里蹲了一整夜吗?
  要是之前诸葛亮早就把自己抱回卧室了吧,虽然自己不太喜欢被抱回去后发生的事情。
  真的是乱七八糟的,平时不论自己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生气的。
  手撑着沙发的一角缓缓的站起来,蹲了一晚上双腿早已麻木,再加上本身就贫血。刚刚站起来就感觉眼前有许多小黑点在飞来飞去,两腿麻木而无力地弯曲,臀部传来一阵痛感。
  因为刚刚的动作导致已经麻木的双腿血液重新流动,神经恢复敏感,感觉到了一阵阵麻木。尝试着小幅度移动着自己的脚,麻麻的感觉让周瑜忍不住到吸了一口冷气。
  无力的坐在地上,一只手搭在沙发上。虽然太阳已经出来了,可这瓷地板的温度却没有一点点的上升,没有给人带来一丝温暖,反而冷得刺骨。
  真是的,诸葛亮那个家伙居然说我变了,我哪里变了?变的真的是我吗?那家伙才变了吧。
  腿部的麻木感有些消退,周瑜轻轻移动了一下身子让自己更舒服一些。脑海中不自觉的将以前的诸葛亮和现在的诸葛亮做对比。
  不知道什么时候戴起的眼镜,褪去青涩变的成熟的脸庞,以及即使在家中也不愿意丢弃的公式化的笑容。变的是我吗?
  腿部的麻木感已经消失,借着沙发的力再一次尝试着站起。有些踉跄,虽然头依然有点晕但是眼前已经没有了随意飞舞的小黑点。
  晃着头向卧室走过去,路过书房是脚步有些停滞,随后又拖着有些沉重的脚步继续向卧室走去。
  算了吧,自己也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诸葛亮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下来,一口浊气从他嘴中呼出。
  刚刚听到客厅传来响声他还没有想什么,身体就不由自主地跑到了书房门边。当握住书房的门把手时,门把手微凉的感觉让他瞬间回了神。自己一直在忍让,在包容可是那个人呢?那个人在自己的爱之下变了,这让自己很不知所措。
  以前的周瑜聪明,谨慎,从来不说废话,也从来不在意其他人的恶毒言语。可是现在的周瑜呢?自从那件事情后,连家门都不愿意在踏出一步。不找工作,不做家务,只是每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自己早上要做好早餐叫他起床,还要顺便把做好的午餐放进冰箱提醒那个人,晚上要用最快的速度冲出办公室回到家给那个人做晚饭,晚一点那个人就要生气。
  这是爱吗?只有一方的付出,只有一方的努力。这不是爱吧。
  诸葛亮把头依在门上,握着门把的手无力垂下。
  “周瑜,我要拿你怎么办?”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