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青阶

沉迷橡皮章不更文。本命亮瑜不拆不逆不性转不生子不女装,圈地自萌,ky绕道。

《七年之痒》(中)


周瑜的心情很差。
自从上次的争吵后,两个人几天都没有说一句话。或者说两个人这几天连个面都没有见过,明明住在同一屋檐下,却连着几天都没有见过面。答案只能是两个人都躲着对方。
诸葛亮这几天比往常更加的早出晚归,有时干脆就没有回家。周瑜心里憋着一股子气,不知道是对诸葛亮的还是对自己的。
床头吵架床尾和,这股子气也总有泄的时候不是。在发现冰箱已经空了的时候,周瑜有些郁闷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他是生气了吧。可是那也不是我的错啊,好吧也许有点。可是如果不是他身上以应酬为名的香水味和那根长头发的话,自己也根本不会说那些话吧,也不会有这事了吧。烦死了。
侧过身子眼神被一抹红色吸引。挂在墙上的黑白分明的纸页上,有一个日期被人用红笔画了一个圈。
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自己的生日早就过去了,他的生日也还有几个月。
该死的。周瑜低低地骂了一句。该死的自己居然忘记了这是两个人交往的日子,已经七年了。七年啊,原来时间过的这样快。不论是当时诸葛亮的表白还是,还是那件事都历历在目,刻骨铭心。
自己是不是应该服个软承认一次自己错了,毕竟自己可是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
要怎么做呢?自己断是不能直接去向他道歉的。把揉乱的头发捋顺,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又想了想空了的冰箱。
得了,办法有了。
上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的软肉,对着镜子不断的拉扯调整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许久没有出门了在家中一向不拘小节的随便穿,此时有些窘迫。
“应该可以了吧。”白色衬衫加蓝色牛仔裤都是自己几年前的衣服了,不是没有买新的只是还是喜欢这样简单些的。眉眼以前成熟了些但笑起来还有些稚气,仿佛还是少年。
拿起手机熟练的输入一个号码,放在耳朵上听着电话铃声。心里为自己将要做的事情感到了一丝雀跃。
“诸葛亮,你这份方案是在开玩笑的吗?”上司怒气冲冲地走进诸葛亮的办公室,把一份方案直接摔在了诸葛亮的办公桌上。
“总裁。”诸葛亮慌忙停下手中的工作站了起来,把方案移到自己面前低头看着。非常明显的错误,心下一阵慌张。
该死的,自己居然会犯这种错误。
“总裁,我会及时进行更改。今天下班前一定把完美的方案交到你的手上。”
“小亮啊,你做事一直都很认真怎么这次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是不是最近工作的太累了。”看诸葛亮态度这么好,也不能太过分,显得不通情理。
“听人说你最近几天经常留在公司工作到很晚,有时候甚至都不回家啊。这样可不行啊,年轻人拼命工作是好的不过也不能太拼了,而且不管家里人也不行啊。我给你说啊,我之前有段时间公司事情多晚回去一会就被自己那老婆子给吵了一个小时。她真是无理取闹,四五十年了也不知道体谅一下还当着孩子的面。”人老了就喜欢啰嗦 诸葛亮看着自家上司满头的白发只能心里叹了口气。
“总之还是要估计家里人,这方案不用太急着交,这个星期交上了就好了。”上司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推门走了出去,走时还不忘给诸葛亮一个加油的手势,搞得诸葛亮哭笑不得。
虽然上司说不用急着交可诸葛亮怎么也是原谅不了自己的这个错误,而且回家自己心里也不愉快吧毕竟发生了那种争吵。
要不要去道歉的?诸葛亮问过自己这个问题最后被自己果断的否决了。为什么每次都要自己去认错为什么每次都要自己服软,明明只是最普通的应酬,明明自己没有错。自己没有做对不起周瑜的事情那也就不用去认错。
坐会座位上准备开始修改方案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是周瑜的专属铃声。诸葛亮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真是的打什么电话。
周瑜一边弄着自己的头发一边等着诸葛亮接电话,怎么还没有接电话以前很快就接的。在周瑜感觉自己把头发都揪下来的时候,诸葛亮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喂。有什么事吗?”诸葛亮的声音有些不耐烦。好在周瑜此时心情很好完全没有在意到这一点。
“你今天晚上能早点回来吗?”周瑜的声音很轻,他怕诸葛亮会拒绝。
诸葛亮看了看办公桌上的方案,“今天公司有事,可能要留在公司。”
后一句诸葛亮没有说出来因为周瑜说了一句,“求你。”
诸葛亮顿时失声,周瑜屏住了气息等着诸葛亮的回答。
“好。”诸葛亮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的周瑜松了一口气。
“那挂了吧。”周瑜的雀跃让诸葛亮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挂了电话诸葛亮突然有了些迷茫,自己对周瑜现在到底算是什么感情。
周瑜在给自己鼓了无数次气后终于走出了家门。然后再小区里就迷了路,终于在经过了四个老婆婆的指路下好不容易找到了菜市场。并且最后那位带周瑜到菜市场的老婆婆还非常热心地帮周瑜挑菜砍价,周瑜认为如果那个老婆婆没有一直说要给他介绍对象的话这就是一个很不错的老婆婆。
“今天真是谢谢婆婆了。”周瑜两只手拎着大包小包,笑着向婆婆道谢。乖巧的样子让婆婆又忍不住了。
“孩子啊,我看你真的和我侄女很配。她是家里独生女,相貌端正,多才多艺的,你们两个站一起就是郎才女貌的。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周瑜有些无奈地笑了,婆婆还是没有放弃啊。
“不了婆婆。我已经有对象了。”
“这样啊。”听到周瑜这么说,婆婆也不好再说下去了。
“那你什么时候带出来给婆婆瞧瞧吧,婆婆好给你把把关。”
“我们已经在一起七年了。”
“喝,这么久了。应该已经见过家长了吧,什么时候结婚啊,什么时候要孩子?”婆婆瞪大了眼睛,拉着周瑜的手又是连珠炮般的询问。
“还早还早。”脸上划过不自在的神器。
“你这孩子都七年了怎么还能说早呢。”婆婆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就凑近了周瑜,“是不是家里人不同意,你们私奔出来的?”
周瑜汗颜为什么婆婆会这样想啊,不过他和诸葛亮的事情家里人还真的是不同意,说是私奔到也算是吧。
婆婆看了周瑜不自在的神情,伸手拍了一下周瑜的背,“别放弃,想当初我和我那口子在一起的时候家里也不同意,都说我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我和我家老头子是一门心的爱着对方也就是真爱,一合计就私奔了,家里撑了几年也就服软了。私奔这事要坚持,和包办婚姻抗争到底。”
这和包办婚姻有什么关系,不过婆婆的这番话还是让周瑜笑了,人家也是好心。
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在厨房的地上,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周瑜看着乱糟糟的厨房心中一阵无语,果然自己还是要先收拾一下厨房才行。厨房的水池里堆积了这几天用过的所以餐具,还好两个人买的餐具够多。
许久没有做饭给诸葛亮吃了,不过不是因为周瑜做饭难吃相反的周瑜做的饭比诸葛亮的还要好吃。只不过有一次周瑜做饭切菜时不小心切到了手指,诸葛亮当时非常着急的为自己清洗伤口拿来创可贴,并且说以后做饭的任务他全包揽了。想着诸葛亮当时慌张的表情,周瑜笑了。那个家伙真的履行了承诺把自己宠上了天。
一手拿着碗一手拿着海绵卖力的刷着碗,水流过指间的感觉很舒服,如果手上没有依附着油渍的话。把最后一个碗刷好看着堆积在一起的洁净的厨具,周瑜随意的把手在粉色的围裙上抹了几下。为什么是粉色的?周瑜表示这个问题你要问诸葛亮。
接下来就是开始做饭了,将菜择洗干净用菜刀把菜切好,刚开始用刀还是有一点生疏不过很快就熟练起来。青椒和葱花自然是少不了的,生姜吗?周瑜表示并不喜欢。
一切准备妥当,打开油烟机,明亮的灯光打在切的整齐的安排在案台上的食材上。把平底锅放好倒油进去,烧热,下葱花的时候听见刺啦啦作响。
油烟机运作着将做菜时的油烟尽数吸去,把锅里已做好的的菜盛到盘子里。因为怕凉于是又细心的用另一个盘子将其盖住。
时间过的很快当周瑜做好全部的菜并且摆上餐桌时,墙上的钟表时针已经指到了五。诸葛亮一般五点半下班,二十分钟能够到家。自己还是有时间去做些什么的,比如去买一束花什么的。
看着花店角落里各种各样的花,周瑜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了。他想起来自己不知道诸葛亮喜欢什么花。
周瑜一直感觉两个男人之间送花显得有些矫情,虽然自己并没有拒绝过诸葛亮送的的花。诸葛亮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喜欢什么花,当然自己也没有去问过。当店员小姐走过来询问周瑜想要买什么花的时候,周瑜想着自己看过的书里说过,桔梗的花语是永恒的爱。
手里拿着一束桔梗花的周瑜笑的有些羞涩,店员小姐把花束包装的太过精致了。拿着这花束走在路上周瑜感觉到路上行人投来的羡慕的目光,他听见有女孩子向自己的男朋友抱怨着为什么自己没有一束花。
虽然很对不起店员小姐不过在经过一番思考后,周瑜把那束花的包装拆了下来。把花分散放进了家里的花瓶中,当然最好看的一朵放到了餐桌上。周瑜抚摸着桔梗花的花瓣,感觉很浪漫而且有家的感觉。
当诸葛亮把方案修改好的时候也刚好到了下班的时间。把电脑关好,拿起一旁放着的西装外套,走出门时随手把门关上。这本来应该是诸葛亮下班时的常态,可是这一次被一个人打断了。
在诸葛亮刚刚拿起西装外套的时候,一个人闯进了办公室。
“诸葛亮啊,有个应酬去一下。”是自己的一个同事,也是自己上司的儿子,一个没有什么作为天天吃喝玩乐的公子哥。
“现在?抱歉我还有事要做,没有时间。”要是往常说不定还会去,今天可是不行。
那人的脸色垮了下来,“诸葛亮,是和黄总的应酬。而且林总也会去,你最近不是正好在为林总的项目发愁吗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诸葛亮有些犹豫了,林总的项目搞得自己焦头烂额的偏偏约不出来人家,这的确是一个好机会。可是周瑜怎么办?
“诸葛亮,听说对面公司的人也去,他们可是也盯着林总的项目很久了。我可是不会拿公司的生意开玩笑的。”那人看诸葛亮的表情松动了些,又在旁边添了把火。
“好吧,我去。”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人直接拉走。
被拉走的诸葛亮全然忘记了周瑜今天的话还是自己桌子上没来得及拿走的手机。
周瑜坐在沙发上看着墙上的钟表,此时时针指向了十一。
TMD诸葛亮什么意思!
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气,其实更多的是失落。自己都已经放下了面子去给他打电话,甚至是求他了。可是他却,算了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再等等吧,说不定一会就回了。将脸埋在两膝之间,他一会就回回来的。
坐在出租车里把头靠在车窗上,酒精在诸葛亮体内发酵,他的头开始发涨。司机师傅多次试图和诸葛亮说话,但是都被诸葛亮的沉默打败只好安安静静地开车。
于是诸葛亮也有机会去思考关于周瑜的事情,自己对周瑜现在到底算是什么感情。
厌恶吗?说是厌恶也有些太严重了,只是烦躁和些许的厌烦吧。
曾经觉得可爱的小缺点,如今就像被放到显微镜下无限放大一样。自己找不到他的优点了,自己开始对显微镜下的周瑜感到了厌烦。开始厌烦起那个骄傲到骨子里,永远不服输的人了。
可是自己是爱他的呀,的的确确爱着周瑜的啊。一颗心全部都是周瑜,闲下来想的都是周瑜,睡梦里也都有周瑜的影子。今天的周瑜拉下面子和自己服了软当时自己很开心,可是后来就是烦躁烦躁,厌烦厌烦。为什么现在会感到厌烦呢?
诸葛亮看着车窗上映着的自己的影子,他恍惚间仿佛看见了周瑜。我还爱着他我还爱着你,周瑜。只是这份爱没有以前那么深了。
诸葛亮选择了爬楼梯,诸葛亮并不想很快的回家他还需要思考那个问题,楼梯间只有安全标志发出微弱的光。站在门口,几次掏出钥匙想将钥匙插入锁孔把门打开,却每次都退缩了。诸葛亮知道以周瑜极好的听力一定听到了钥匙的撞击声。
事实也是如此,钥匙的撞击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显得格外清楚。周瑜赤脚走到了门前将脚步声和呼吸声都放的很轻。周围也很安静,周瑜感觉自己听到了心跳声,不清楚是自己的还是诸葛亮的。
钥匙相撞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声音越来越远了。周瑜回头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和空荡荡的位置,周瑜想起以前听过的一个词,七年之痒。
小区的路灯早就亮起,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诸葛亮回头看了看五楼的窗口,整栋楼只有五楼还亮着灯。诸葛亮知道自己就这样离开不行,可是自己没有其他办法自己需要深度的思考。
桌子上的桔梗花的花瓣有几瓣掉落到桌子上。据说桔梗花的另一个花语是,无望的爱。

——未完待续

感觉写的乱七八糟的
想看他们秀恩爱,有想虐虐他们,复杂的感情
辣鸡如我(°ー°〃)

评论(1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