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青阶

沉迷橡皮章不更文。本命亮瑜不拆不逆不性转不生子不女装,圈地自萌,ky绕道。

《君生我未生》(上)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恨君生迟,君叹我生早。

   东离被人称为花的国度,不是因为这里一年四季都花香不断,而是因为东离人对于花的一种痴迷。
东离的人喜欢花,各种各样的花,东离的很多人都已经到了爱花成痴的地步,东离有著名的百花宴。不止是吃的,东离人的生活中都是离不开花朵的影子。
   东离人对于花朵的需求很大,所以在东离你会发现每家每户的院子里都会栽植着很多花,如果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每家每户都会有一种花——桃花。
上有比桃花适合生长的迎春花下有比桃花好看的牡丹,为什么家家户户偏偏都要种植桃花呢?倒不是因为桃花在这适合生长或是因为桃花好看,只是因为当今皇上的皇后最为钟爱桃花,而皇上又极其宠爱皇后所以爱屋及乌。宫中百花失宠,唯有桃花一日艳过一日。
   宫里的人每年都花大量的时间在桃花上, 为此宫中甚至还出现了一种新的官职桃花使,桃花使的工作就是寻找桃花培育新的桃花品种。
一旦自家的桃花被选上了轻的可以获得不小的报酬,重的可以去到宫里去做桃花使。在这种诱惑下全东离都开始了种植桃花。
   即使是那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皇后去世了桃花也在宫里开的一日艳过一日。
   听宫里的人是日理万机的皇上总是会在退朝后去御花园的桃花林走走,一走就是一个多时辰。
桃花林总是如一潭似水般寂静,而如今这潭死水开始波动起来了。这波动让东离王很是苦恼可是又不能发脾气,这只因波动那死水的东离的太子殿下,东离王唯一的儿子。东离王的后宫只有皇后一个人,皇后去世后东离王也没有选过一次秀。对于这唯一的儿子,东离王自然是万般宠爱。
于是也造成了眼前这种处境了,东离王站在桃花林外,始终是不敢进去。
   “亮儿最近总是特别热衷于在桃花林里弹琴,这让朕很是头疼。”东离王手背在背后,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
   “臣大概是能猜到为什么的。”周瑜忍住了堵住耳朵的欲望,“恕臣直言,这琴弹得有失皇家颜面啊。”简直是魔音啊。当然周瑜没有把最后一句是出来。
   “是啊,亮儿好不容易有个爱好朕身为他的父王本应该是高兴的,可是这弹得实在是……糟糕透顶。”东离王挑拣了一下用词。
  “所以陛下让臣来,是想让臣劝太子殿下放弃弹琴吗?”周瑜有些跃跃欲试,他站在桃花林外面也快一刻钟了他真的想冲进桃花林里去,把那个弹琴的人教训一顿,管他什么身份。
   “周爱卿你精通音律,不如你教亮儿弹琴可好?”东离王抬脚就走进了桃花林,周瑜无奈只能跟上。而侍卫则都留在了桃花林外,侍卫都在心里想着:丞相大人和别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东离王一向禁止任何人进入桃花林,能进入桃花林的除了皇上本人,太子殿下,还有去世的皇后外就只有那位丞相大人了。
  当朝丞相,才貌双全,有勇有谋的。且与当朝皇上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深受器重。好看,多金,有权有势,是全国女人都想嫁的男人,不少女人还发誓非他不嫁,奈何人家眼界高至今还是孤身一个人。
  周瑜跟着东离王走向了桃花林的深处,每走一步琴声就越清晰,他的耳膜就越是感觉辛苦。
低着头小幅度的摇着自己的脑袋好让自己好受一点,因为低着头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走在前面的东离王停下了脚步,猝不及防的就撞了上去。
   “哎呦。我的头,诸葛哲你下次停下来之前能不能先通知一下。”东离王曾经说过,人前他们是君臣,人后他们还是朋友不用拘束。而且周瑜也一点都不想和他客气什么。
  “好好好,下次一定提前通知你。”东离王很无奈的笑了。周瑜比自己还小上两岁,也不过是二十刚刚出头的年纪在朝堂上和一群大人勾心斗角的一副老成的样子,私底下其实也还是个孩子。
不知道那些非丞相大人不嫁的人知道他的这一面会不会瞬间改变主意。说不定还会多些追捧者。
   “公瑾你还没有见过亮儿吧。我告诉你哦,亮儿特别的。”话还没有说完,琴声就停了。
   “父王!”随着琴声的戛然而止,一个小肉,球也飞快的向两个人跑过来,对于一个小肉,球来算是快的速度了。
   “亮儿。”东离王抱了一下那个小肉,球就放下了,虽然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夸张但是周瑜有点担心东离王的手臂有没有断掉。
   “公瑾,这是我儿子诸葛亮。”东离王指了指那个小肉   球,然后又指了指周瑜,“这就是父王经常和你说的父王最好的朋友,周瑜字公瑾,私下你可以叫他公瑾哥哥。”
   诸葛亮从生下来就一直被养在后宫从来没有出去过,周瑜四处游山玩水也是近两年才回到东离,东离王曾经想让周瑜去后宫见见诸葛亮,可是被周瑜百般推辞后也就抛开了那个想法。
   “为什么要叫哥哥,既然是是父王的朋友年龄和父王是差不多的。我看,不如叫叔叔,周叔。”诸葛亮冷哼了一声,他刚刚都看见周瑜吵他父王了,他才不要给他好脸色看。
   周瑜面色有些不爽,倒不是因为被叫叔叔,而是因为这崽子的表情让人看起来实在是想打一顿。
  “亮儿,不得无礼。周瑜是来教你弹琴的,你的琴声实在是难以入耳。”东离王摸了摸诸葛亮的头,看向周瑜一脸笑意。
   “他教我?哼,他看起来就像那种特别没有用的,琴一定也弹得不好听!”诸葛亮用余光撇了一眼周瑜,果然脸色变黑了。
   “看起来就特别没有用?你哪里看出来的?”他,周瑜好歹也算得上是朝堂里的一个才人了,今天尽然被一个六岁的小孩子给轻视了。
  “哼,我看你哪里都像。哎哎,你要做什么?放开我的琴!”诸葛亮看着周瑜走向自己的琴,第一反应就是要跑过去护着琴,可是却被东离王抓住了衣领。
    周瑜手拂过了琴弦听了一下音色,心里暗叹:一把好琴啊。随后又撇了撇嘴,居然在这崽子手里真是暴殄天物。
   当下就手痒起来,本来也是想给诸葛亮一个下马威的。
   诸葛亮看着周瑜面上的表情从愉悦惊叹变成了鄙视和惋惜,这个家伙一定在说我坏话了。这个家伙真是真是……诸葛亮小脑袋瓜子转动着想着骂人的话,还没有等他想出来就被周瑜惊艳到了。
信手拨弄着琴弦,流畅的曲调轻悦弹出。
    拢、捻、抹、挑、划、拨、搓、摩挲、轻触、勾挑。 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带着自信。
    一阵轻风吹过,卷落了片片桃花瓣。有的花瓣落到周瑜身上倒是让他看起来更为美好。长发飘逸,明明是个男儿却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气质。
诸葛亮突然感觉自己以后是可以和周瑜和平相处的。
    双手轻轻按在琴弦上,长舒了一口气。果然是把好琴啊!
  “怎么样?太子殿下,臣教你弹琴够不够格?”有些戏弄之意的叫他为太子殿下。
     诸葛亮憋红了脸,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哈哈哈,公瑾以后亮儿可就交给你了,你可以好好教他不要私藏。亮儿也要好好学,可不要给父王丢脸。”东离王拍了拍诸葛亮的后背,眼中满是关爱。
   “知道了,对孩子我还能私藏不成。”周瑜一脸不满,怎么搞的自己像是小气鬼一样。
    东离王只是笑着没有搭话。
   诸葛亮抓住了周瑜的衣角,满脸通红,“周,周哥哥你刚刚弹得曲子叫什么?”我以后一定要在你面前自信地弹一遍,弹得要和你一样好,不对要比你更好。
   周瑜看诸葛亮的样子笑出了声音,弯下腰戳着诸葛亮的脸颊说:“你还是叫我周瑜好了,叫哥哥叔叔什么的太奇怪了。想知道啊,等你不再那么丰满我就告诉你呀,小肉,球。”
    诸葛亮瞬间感觉自己刚刚居然感觉自己可以和周瑜和平相处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此后周瑜退朝后总是会来桃花林教诸葛亮弹琴,周瑜发现诸葛亮对于弹琴还是很有天赋的,只是之前没有遇到好的老师吧。嗯,还好及时的遇到了我这么个名师啊。
     见识过周瑜的本事后,诸葛亮对于周瑜多了一份尊重,不过在之后的相处中还是经常会去和周瑜拌嘴了,两个人的相处虽然不是很好,但也算是和谐。
     就这样诸葛亮和周瑜一起练了近一年的琴之后,诸葛亮就离开了东离。
东离王找到了一位隐士给诸葛亮做师父,只是那位隐士死活不愿意离开他归隐的地方,说要他离开家还不如杀了他。无奈之下东离王只好决定把诸葛亮送去。
    临走的时候,诸葛亮哭哭啼啼的样子着实让东离王心软了,一旁的周瑜不停的提醒东离王要为太子殿下的未来着想。惹来了诸葛亮的一阵阵白眼。
    “我回来之后一定会超过你的,一定会比你厉害的。”诸葛亮从马车上探出头挥着手超周瑜喊到。
   周瑜只是笑了笑,超过我,下辈子吧。

评论(4)

热度(23)